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七侠恨

作者:admin人气:804来源:


.
  七个如花似玉的江湖侠女:诸葛神女、桃花仙女、飞天侠女、白衣龙女、紫衫玉女、东瀛魔女、散花天女,她
们分别有哪些难忘的经历呢……蠕动,蠕动……昔日威震江湖的「白衣龙女」夏宛君,此刻被反缚在一张雕花大床
上,她的双脚被一左一右捆绑在床尾的两侧,乌黑的长发被绾成一緺拴在床头,整个人都被紧绷绷地缚在床上,动
弹不得分毫;嘴巴里堵满了棉丝,外面还被一根丝带紧缚着,她愤怒地「唔唔」闷叫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
的长剑、镖囊和浑身上下的衣裙都被解去,此刻只穿着一个贴身的红肚兜和一条短纱裙,赤裸着雪白的大腿和臂膊。
一根根拇指粗细的麻绳像毒蛇一样紧紧勒在她的手臂和腰身上,将她缚得一动也不能动,这位江湖侠女现在能做的,
只有无效地蠕动,蠕动……而此刻,她的亲妹妹,号称「紫衫玉女」的夏婉玉,就趴在她的身边,看着姐姐被如此
野蛮地捆绑,却无可奈何,因为她更惨,她被四马攒蹄地捆成了一团,双手五花大绑在身后,双脚被反扳到臀后交
叉绑起,和双手捆在一块儿,再被一根吊绳拴在了床顶。而且她已经被扒光了,除去了所有的衣裙,浑身上下一丝
不挂,精赤条条地卧在姐姐身边。她的嘴巴里塞了一个鸡蛋大小的麻核桃,一张樱桃小嘴涨得鼓起来,憋得满脸通
红,自然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姐妹俩一个仰卧着,一个俯卧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能救谁。


  夏宛君乃是剑仙独孤红的亲传弟子,剑法出神入化,江湖上少有对手,怎会被摆布得如此狼狈?夏婉玉自幼修
习「玉女神功」,身轻如燕,可以登萍渡水,踏雪无痕,这样一位轻功超绝的侠女,怎么也会被生擒活捉?原来,
夏宛君是受师父所托,潜入黑鹰堡搭救落难的忠良义士江廷敬,不料却被发现,落入重重埋伏。黑鹰堡高手如云,
夏宛君武功虽高,奈何寡不敌众,一番激战之后,终于力尽被擒。夏婉玉得知姐姐被擒,赶忙来救她,趁夜黑风高
众护卫熟睡之际,正要把姐姐救出密室,却中了黑鹰堡主布下的机关,被一张从天而降的金丝大网裹在里面。这金
丝大网柔韧无比,刀剑难断,越挣越紧,夏婉玉纵然轻功无双,却也逃不出这阴险的罗网,结果和姐姐一样,也落
入淫贼的手中……可怜姐妹俩双双被擒,夜行服被强行剥去,捆绑在黑鹰少堡主的卧室大床上,单等着少堡主回来
戏耍。黑鹰少堡主早上出去打猎,归来时听说擒住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侠客,不禁喜出望外,换上亵衣,就向卧室
里兴冲冲走来。


  正在两姐妹裸身被缚、苦苦挣扎之际,只听卧室门「吱呀」一响,姐妹俩循声望去,见一个公子打扮的年轻人
走了进来。「唔唔!唔唔唔!」两姐妹一看进来一个男人,羞不自抑,像鳗鱼一样拼命蠕动起来。公子淫笑着走到
床前,贪婪地盯着夏宛君的脸庞,慢慢看到她高耸的酥胸、苗条的细腰和丰满的大腿,不禁心花怒放,俯上前在她
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夏宛君愤怒地把脸扭到一边,不想让这个淫贼亲到,不料少主竟伸出双手,变本加厉地解开了
夏宛君的红绸肚兜。夏宛君只觉胸前一凉,红绸肚兜已被恶贼解去,她那高耸的双乳赤露在恶贼面前。


  夏宛君羞得满脸通红,双目紧闭,但她的表情更激起了少主的淫欲,少主伏在她的胸前,允吸着夏宛君的乳头,
滋匝有声。


  夏婉君乳房被触,羞恨难当,只恨手脚被绑不能反抗,只能任由着恶贼凌辱。


  她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身子象鳗鱼般扭来扭去,一张俏脸早已羞得如海棠花一般。


  黑鹰少主上面亲着、摸着,下面也不闲着,他用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揉搓着夏婉君的乳房,另一只手顺着夏婉君
的肚皮就向她的小腹摸去……夏婉君感到对方的手像毒蛇一样侵入到自己的腹下,而自己的双脚却被他绑在两边,
双腿叉拉着怎么也合不拢,急得她双腿乱挣,腰身猛扭,试图用最后的力量来摆脱这淫荡的魔手;可她这样做完全
是徒劳的,少主的手已经插进了她的裙内,朝着她的桃源猛抠进去……「唔呣!——」夏婉君像一条垂死的鱼般猛
地把身子弓起,用尽最后的力气拼命挣扎了一下,随即像个泄了气的玩偶般软了下来。她小声地呻吟着,美丽的大
眼睛里泪水夺眶而出。


  夏婉玉在一边趴着,看到姐姐的私处被抠,急得她摇头摆脚,愤怒地呜呜哼哼着,身子一弓一弓地想挣脱绑索。
毕竟她从小和姐姐一起长大,她宁死也不愿看到姐姐受辱。


  夏婉玉的一双莹白如玉的小脚被绑在臀后,在少主面前晃来晃去,似乎激起了少主的兴趣,少主吐出夏婉君的
乳头,抬起头凝望着夏婉玉的赤脚,说:「小姑娘好漂亮的脚。」「唔呒!」夏婉玉扭过头瞪了少主一眼,恨恨地
把头又扭回去。


  少主一骗腿爬上床来,跨过夏婉君,伸手捉住夏婉玉的两只小脚抚摸着。


  夏婉玉摆动着脚丫,想把脚抽出来,但却办不到。


  夏婉玉的脚丫柔软而腻滑,不盈一握,少主摸得起兴,把吊绳松了,盘腿坐在床里边,直接把夏婉玉翻了个个
儿,横抱在怀里轻薄起来。


  一丝不挂的夏婉玉,被四马攒蹄式地捆绑着,手脚都背到了身后,酥胸和小腹被迫挺起,亮在少主面前,更有
一番说不出的娇媚。她比姐姐小两岁,两只乳房也似乎小了一圈儿,但却更为精致圆润。少主用手轻轻一捏,夏婉
玉就忍不住大声哼哼起来:「嗯——嗯——嗯咛!」少主把小美女软玉温香抱满怀,身边又躺着个秀美绝伦的大美
女,姐妹俩任由摆布,岂不淫性大发?他一会儿亲亲夏婉玉,一会儿摸摸夏婉君,不到一炷香功夫,把这两个侠女
从头到脚都摸弄了个遍。夏家姐妹都被绳捆索缚动弹不得,虽然心里已经是羞恨欲死,但却不能做出半点反抗。


  (2)


  大理公主篇正当黑鹰少主春风得意之时,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少主不耐烦地问道。


  「老爷有令,让少爷马上到书房去,说有极其重要事情交代!」「回老爷,就说我睡下了,明天再说。」少主
一边敷衍着,一边继续向夏婉君的腹部摸去。


  「不可,老爷说睡下了也要喊醒,小的不敢去回。」少主恋恋不舍地从姐妹俩的身边爬起来,啐了一口:「算
你们走运,给我乖乖地在这儿躺着,等我回来再好好玩你们!」说完少主穿上衣服,悻悻地走了。


  密室的铁门被「咣当」一声锁死了,只留下一丝不挂的姐妹俩躺在床上挣扎着。


  黑鹰堡书房内,红烛高烧,坐着一个高大威严的老人,正是黑鹰堡主林天南。


  少主匆匆赶来,向父亲躬身行礼。


  林天南「哼」了一声,说:「我得到一条密报,大理国的一伙忤逆要在明日卯时从天王岭路过赶往登州,其中
有个亡国的公主乃是朝廷通缉的要犯,我要你马上带人去天王岭埋伏,明日把她们一举抓获,解往京师。我已和魏
公公说好,让他在圣上面前好好举荐你,将来封官进爵,前程不可限量!」少主不情愿地说:「既然是朝廷通缉的
要犯,让六扇门的人去抓就是了,我们黑鹰堡凑什么热闹。」林天南骂道:「好个不知进退的畜生!让六扇门的人
去了,还有我们黑鹰堡的功劳吗?快去,我让花小虫和华铁虎一起跟你去,多带弓弩药箭,务必生擒叛党!」少主
见老爷生气了,赶忙告辞前去准备。


  天王岭,山高林密,浓雾弥漫山间,不时传来一声声怪鸟的啼叫。


  少主率领二十名弓弩手埋伏在山坡,已有两个时辰。


  露水打湿了他们的衣衫,此刻虽是初春,但依旧夜凉如水,已经有属下开始抱怨。


  山下的小道上还是寂静无比。


  忽然,两个白衣人从转角处走了上来。


  花小虫笑道:「来了!我们何时动手?」少主说:「等等!这是前面探路的,正点子还没到呢!听我号令!」
两个白衣人蛇行鹤伏,侦查了一番,觉得没有危险,学了几声鸟叫,后面走来了一对人马。她们大约有十几个人,
围成一个半月形,簇拥着中间的一匹白色骏马,马上坐着一个身材娇小的白纱蒙面女子,正在四处张望。


  「注意不要射到骑马的女子,要捉活的!一、二、三,放箭!」霎那间,乱箭如雨,白衣人射倒了几个,其余
的用武器拨打着箭矢,护住公主。


  骏马长嘶起来,人立而起。


  白衣人退回到林中,以树木为掩护,意图突围。


  「杀呀!捉住乱党有赏!」华铁虎抄起霹雳棒,带领着一班刀斧手向树林里冲去。


  花小虫率领弓箭手阻住她们撤退的道路。


  只听刀剑碰撞之声和几声惨叫,冲进树林的人竟然没了动静。


  山林中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风吹动树叶的声音。


  一股烧草药的味道从树林里飘荡出来,树林间烟雾缭绕。


  华铁虎跌跌撞撞地从树林里撤出来,骂道:「奶奶的,有妖法!」一个白衣女子追上来,一刀向华铁虎劈去。


  看似万夫不当之勇的华铁虎竟然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少主端起弓弩,一箭射去,白衣女子应声而倒。


  「大家屏住呼吸撤回到山顶,可能有瘴气!」少主听父亲说过,苗人有一种毒药叫做瘴毒,中者会失去行动能
力。大理国位居天南,和苗人所居之地甚近,也许这位公主是用毒的好手?


  双方僵持着。少主畏惧瘴气,不敢冲入树林;大理人畏惧弓箭,不敢冲出。


  少主向花小虫耳语:「你带几个人去把那几个射倒的尸首搜一搜,那些人身上应该有解药。」花小虫带人找扎
利落,如星丸跳掷般飞去。


  片刻,花小虫回来了,拿回来几支药香和一个紫色的葫芦,葫芦里边有些黑色药丸。


  华铁虎服下后,顿时生龙活虎起来。


  少主大喜,将药丸与众人服下,吩咐如此如此,众人各持兵刃,冲入树林。


  刚到树林中,众人就脚步虚浮,东倒西歪。几个护卫在公主身边的白衣女子见状,赶忙冲上来要结果了他们的
性命,不料刀斧手突然反抗,打落了女子的兵器,将众女一一杀死。


  公主一看不好,拨马要逃,无奈马在林中无法疾驰,只有下马步行逃走。


  跑了几步,却被花小虫截住。公主绝望地转过来,从袖中拔出一把弯月形小刀,朝少主刺去。


  少主闪身避开,公主势如疯虎,弯刀如霜雪纷纷,连环击出,欲待夺路而逃。


  公主刀法精湛,少主一时间竟然看不出有什么破绽,只能连连后退。


  公主一声娇叱,窥个机会冲出包围,正要遁去,不料脚下一根藤条绊住,摔倒在地。她刚要爬起来,几把尖刀
已经压在了脖颈上。


  公主反手握刀朝自己胸口扎去,意图自尽,少主哪能让她得逞,一把就将弯刀夺去。


  花小虫和华铁虎一左一右扭住公主的双手,反扭到身后;少主伸手要揭去公主的面纱,公主怒极,身子一挺,
双足连环踢出,向少主小腹踹去。


  少主哈哈大笑,说道:「落入我的手中,还想反抗?」说着按住公主的双足,捺在胯下用双腿夹住,让她的双
腿蹬动不得,然后揭开了公主的面纱。


  公主「嗷」地一声,把头扭转过去,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容颜。


  少主托住公主的下巴,将她的脸蛋硬生生掰回,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被公主的气质惊呆了。


  公主明眸皓齿,美艳不可方物,她那眉目之间,更是秀美脱俗,宛如天人。


  正在少主看呆了的时候,公主一低头,一口咬住少主的手。


  「啊——」少主疼得直叫,花小虫赶紧卡住公主的脖子,用力捏开她的嘴巴,少主才把手抽出来。少主看着自
己血淋淋的手指,骂道:「把这个蛮妞儿扒光了,给我绑了!」花小虫就等着这句话,一听见少主吩咐了,马上开
始疯狂地撕剥公主的衣裙。


  公主用蛮语怒骂着,拼命反抗着,但却双拳难敌四手,衣衫如裂帛般撕得粉碎,一双椒乳赤露出来。


  华铁虎解开了公主的腰带,剥去了公主的长裙,在众人的淫笑声和公主的叫骂声中,大理国高贵的公主被剥得
精光……她那雪白娇美的身子在松林间的落叶中无助地蠕动着。


  天地间回荡着弱女子无奈的呼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