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翻译]最新的奴隶(8)

作者:admin人气:1156来源:

作者:鑫淼森焱垚 字数:9600 :viewthread.php?tid=9047471&page=1#pid94579912

***********************************

主要人物介绍:

安吉拉:女主角,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出现,后面会有转变,是全文真正的 主角。

约翰:安吉拉的丈夫,介绍安吉拉去奴隶市场并一起购买了第一个女奴。

杰克:安吉拉和约翰的儿子

珍妮:安吉拉和约翰的女儿,杰克的姐姐

金姆:安吉拉和约翰购买的第一个女奴,一年前和另外五位同伴一起被绑架 拍卖。

阿莱娜:安吉拉新买的女奴,是金姆的五个同伴之一,过去一年中被训练成 马女,因为某些原因被重新拍卖。

坦皮斯特、埃尔克:金姆的五位同伴之二,成为女奴已有一年。

芬妮、鲍勃:来自加拿大的一对夫妻买家,女主和男主,拍卖会时与安吉拉 坐同一桌。

菲欧娜:来自英国的买家,女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培养马女供客户娱 乐。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

里卡多:来自卡其伦的买家,男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举办狩猎女奴的 活动以娱乐客户。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卡其伦是作者构造的一个南美的新成 立的国家。

塞德里克:拍卖会的主管,负责加勒比地区奴隶交易的运营。是一个高大的 黑人。

***********************************

第十章

「你真的认为那是一个好主意么?」约翰问道。他们两人正穿着睡衣坐在餐 桌旁吃早餐,金姆跪在安吉拉的双腿间,脸部完全埋入了安吉拉的大腿根部,而 阿莱娜则跪在约翰的身前,头在他的大肉棒上做着活塞运动。

「卡其伦是一个非常残酷的地方,」他接着说,「我不确定那里安不安全。」

「里卡多说事情现在已经平息了,虽然刚起义时爆发了很多的流血冲突,但 是现在已经过去了。」她向下伸手轻抚了金姆的头发,享受着灵巧的香舌在自己 阴户上滑动的感觉。

「但那里仍然是个无法无天的地方。」他说。

「他说那里和南美的其他地方一样安全,」她继续道,「而据我所知,巴西 和阿根廷好像都挺安全的。我觉得你总是杞人忧天。」

约翰突然闭上眼睛不动了,这个新的女奴有一张灵巧的小嘴,他马上就要释 放了。安吉拉看着自己的丈夫试图想要推迟射精,微微笑了起来。金姆也十分的 优秀,她也快到顶点了。终于,约翰一声舒爽的喘息喷出了阳精。阿莱娜继续摆 动着头,但是动作舒缓多了,她用自己的舌头清洗着滑溜溜的肉棍并刺激敏感的 龟头。吞咽了三次,她才将这储量丰富的精液全部吞入肚中。而三十秒后,安吉 拉也呻吟了出来。

「过来亲我一下,小妞儿,」安吉拉从高潮中恢复过来,说,「然后就去找 孩子们玩吧。」

「是,主人,」她们同时唱到。两人分别弯腰吻了安吉拉,安吉拉一边热吻 一边抓胸,最后才欣赏着她们形状美好的赤裸娇臀让她们离去。

「那么告诉我这一趟怎么安排吧,」约翰说,「你先到卡其伦,然后呢?」

「然后我就去农场,」安吉拉回道,「狩猎第二天开始,如果里卡多能在六 点之前射中我,那么我直到周六都属于他。他只用彩弹所以不要担心。如果他没 能将我装入猎物袋,那么我会参加狩猎,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拥有我射中的任 何猎物。」

「你真的想要探索你服从的一面么?」

「没错,」她柔声答道,「这是我之前从不了解,现在也还不甚明白的我自 己的一部分,我想要了解的更多。」

「那么你确实应该去做,」他说,「我想你以为我昨晚在这里说的话都是开 玩笑的,但并非如此。这个星期剩下的时间里,直到你去卡其伦之前,你将会成 为道森家的另一个女奴去服务所有的道森家人。」

安吉拉惊叫道:「约翰!你不会是认真的吧!我不能这样做!那是乱伦!」

「你猜测杰克和珍妮会想要与你做爱么,我也不太确定会不会。但是他们想 要怎样对待他们的新奴隶都是他们的自由。而你也没必要担心会破坏任何道德标 准。你只要作为一个女奴去完成你被指示去做的事情就行了。没有决定,无需担 心,不用内疚。」

他站了起来走到她的椅子后面。安吉拉的睡袍还是敞开的,她试图系紧它。

但是他走得非常快。他抓住睡袍的领子将它从她的肩上褪下,将她的双臂困 在睡衣的袖子中。

「约翰!马上停下!这一点都不好笑!」

「这不是什么玩笑,」他回答,「当你从卡其伦回来时你就能重新成为一个 女主人,或者当你什么时候取消了这次旅行。否则,你就是一个道森家的奴隶。」

「这不公平,」她叫道,「这对我不公平,对孩子们也不合适。他们会被搁 置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上。而且这对女奴们也不合适,她们会感到疑惑的。」

他绕回来弯下腰吻了一下她的前额,托起一只沉重的乳房把玩。说实话,他 表面上虽然是在劝阻她放弃这次旅行时,但其实暗地里非常希望这个星期能处在 这种怪异的形式下。他以前总是幻想把她变成自己的奴隶,但之前她一直都很有 主见而且有很强的支配欲,所以这在以前根本不可能。而这一次正式他实现自己 白日梦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要好好探索自己的幻想,正如她要去探索她的一样。

「对杰克和珍妮来说并不会有什么尴尬的处境,」他答道,「他们已经与奴 隶一起生活了有一年了。他们知道很多奴隶的用途,而做爱仅仅是其中一项而已。

如果他们想要将你用在情色的事情上,那也是他们的自己选择去做的,没有 人会强迫他们去做什么。「

「而女奴们也不会有什么疑惑的,她们仍会听从被指定人的命令,现在,她 们将听从珍妮,杰克和我的命令。当你重新成为一个女主人,她们也会再次听命 于你。」

尽管心里非常想要把自己的妻子作为奴隶来对待,约翰仍对安吉拉的旅行感 到沮丧和害怕。他对自己的妻子想要去卡其伦演出一场作为奴隶的幻想剧非常不 满。他并不介意这些幻想,也不在乎它们成真,但是卡其伦非常的不安定,无论 安吉拉怎么说都无法令他安心。所以他决定导演自己的幻想剧,把她奴役令她羞 耻,以达到令她取消行程的目的。他从睡衣口袋中拿出手铐将她的双手铐在了身 后。

「站起来,亲爱的,」他说,「或者我应该说站起来,小妞儿?」

「约翰,不要,」她恳求道。

他抓住她长长的赤褐色头发向上拉,迫使她站了起来。睡袍滑到了她的手铐 处,她现在全身赤裸了。

「哎哟!你弄疼我了,约翰!」

「那么下一次也许你就会更快的服从我的命令了。」

「约翰,我不会让你这样做的!放开我!」

他很生气,但并未狂怒而失去理智。他在心中告诉自己要控制住自己的愤怒, 尽可能表现得冷静沉着。紧接着,他拿起一把刀,将睡袍从她的胳膊上割了下来, 让她现在真正的完全赤裸了。

「新的奴隶总是很难教育,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小妞儿。你唯一需要考虑 的问题是你自己能承受多少疼痛。你可以像金姆和阿莱娜一样做一个好女孩儿, 或是做好觉悟接受鞭笞和板子。」

安吉拉发起抖来,她仍然记得在最初金姆反抗不驯服时约翰是如何用板子惩 罚金姆的。他拿起武器的时候非常残暴,她无法忍受自己被他像那样暴打。

「我会做一个好女孩儿的,」她放弃挣扎叹了口气,「但这仍是不公平的。」

「应该是『我会做一个好女孩儿的,主人』」他纠正她道。

「我会做一个好女孩儿的,主人。」她用一种刻薄的语调说道。

「很好,」他笑了,并不在意她的语调。他伸出手在她的右乳头上玩弄的拧 了一下,然后又拿出了两件东西。第一个是一副脚镣。他将它锁在了她的脚踝上。

它中间是一条一英尺长的链子,会将她的步伐限制在小碎步的程度上。第二 个是一个项圈,并不是他们给金姆买的那种装饰华丽的款式,只是一个连着一根 朴实无华的狗链的黑色的皮质狗项圈。他将皮项圈环上她的脖子仔细扣好。然后 他拿起狗链的末端拽了起来。

「来吧小妞儿。」安吉拉叹了口气不情愿的跟上了他。

「噢,哇,爸爸!」当约翰牵着他的妻子进入两个孩子和两个奴隶所在的小 房间时,杰克惊叫道,「你昨晚不是在开玩笑呢!」

「当然不是,孩子,我没有开玩笑。你们的母亲在这个星期内将会是我们的 奴隶。现在我们每人都可以分到一个奴隶了。」

安吉拉尴尬的站在那儿,双颊通红。她以前从未在自己的任何一个孩子面前 赤身裸体过。现在,他们都这样看着她。她发现他们的眼睛都如饥似渴的在她的 裸体上浏览着。她垂下了眼帘,这并不是顺从的表现,只是她无法面对他们的目 光。然而其他人却将这看做是她新发现的奴性的一个美丽的信号。

「选取你们今天想要的奴隶吧,」约翰指示道,「你们能拥有她直到明天早 上。你先来,珍妮。」

「我要金咪(对金姆的昵称),」珍妮说,她一直对金姆很依恋所以约翰对 她的选择并不惊讶。

「杰克,你呢?」

「我要新的奴隶。」

「哪一个新的奴隶?」约翰问道,不确定他指的是阿莱娜还是安吉拉。

「最新的奴隶,」杰克回答。

这确实令约翰吃了一惊。他原以为他的儿子会选择阿莱娜而将安吉拉留给自 己看管和使用。但是儿子却明确的要求他的母亲。约翰伸出手,将狗链递给了杰 克,「给你,她还有一些叛逆,准备好使用一些你认为必要的惩罚措施。」

杰克咧嘴一笑,「对她有什么限制么?」

「和金姆一样。」约翰回答。安吉拉惊叫了一声。

杰克眨了一下眼睛:「没有限制?」

「不允许永久的痕迹,」约翰纠正道,「除了那个,没有其它限制。」

杰克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觉得自己的母亲非常漂亮,他所有的朋友也都 这样认为。在没有金姆可操的晚上,他都会想象着自己的母亲处于各种淫秽色情 场景中的画面而手淫。现在他不需要再去想象了,她将会是自己的新玩具。

「耶,谢谢爸爸。」杰克已经笑得合不拢嘴,「跟我来,小妞儿。」他拽着 狗链,安吉拉在他身后踏着小碎步跟着。

「如果她抱怨的话你可以堵上她的嘴,」约翰大声叫道,「你知道板子在哪 吧。」

「她不会给我带来任何麻烦的,爸爸,」他停下来将安吉拉拉的更近,伸手 轻抚了她的一只乳房。安吉拉的乳头因为儿子不请自来的触摸而硬了起来。「对 么,小妞儿?」

安吉拉看着手指在自己赤裸的嫩肉上飞舞,保持了沉默。最后他终于放下手 拉着狗链,将她牵进了他的卧室。安吉拉在被拉进屋的瞬间大喘了一口气。

***********************************

第十一章

「杰克,这样做是不对的,」她开口道,「你必须放开我,这样做大错特错。」

「你要我去拿那些板子么?」

安吉拉摇着自己的脑袋,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无法置信。最后,她转向 她的儿子低下头,像一只斗败了的鸡,「不,没有必要,我会合作的。」

「乖女孩儿,」他微笑起来。对他来说,她十分的的美丽,尤其是在此刻她 因尴尬而脸红,看上去如此的顺从。他伸手托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让她看向 自己,然后又托住她的双乳:「你不知道我期待这一刻有多久了。你是最常出现 在我幻想中让我心动的女孩儿。我所有的朋友都认为你是现今最性感的女人。如 果他们知道我操了你,一定会发狂的。」

「杰克,这是错误的。你不能那么做。而且你甚至不应该告诉他们你曾看见 我的裸体。」

他开始触摸她的双乳了,感受着它们的温暖,如同嫩肉做成的软垫,而又在 手中沉甸甸的。他知道他的母亲有一对巨乳但是却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巨大,是 否有下垂。现在他都知道了,它们真的非常丰满,而且几乎没有什么下垂。它们 与那些他和朋友在男性杂志上的看到的模特的胸部一样的巨大和结实。她完全能 成为一个令他热情关注的模特。

安吉拉看向儿子的眼睛发现他只是盯着自己的胸部。他注视着两座玉峰,距 离如此之近,好像要记住它上面的每一寸细节。这令她十分的尴尬,她不知道他 们的关系如何还能恢复到以前正常的状态。安吉拉突然倒吸一口气,她向下看去, 感到一阵恐惧,她发现杰克已经低下头,正伸出舌头慢慢的挑弄着她的乳头,弄 湿了它们。

「我以前就是在这里喝奶的,是么?」他问道。

「是的,」她的声音好似蚊吟。

「是的,主人。」他纠正道。

「是的,主人。」她低语道。她看见他张开嘴吸入一枚乳头,反复吮了几下, 然后将尽可能多的乳肉包入嘴中。这真是太可怕了!

突然响起一声敲门声,约翰探头而入:「我很高兴看到你在享受我们的新玩 具,杰克。」

「噢,是啊,我正在享受呢,爸爸,」他放开乳房说道,「而且早就想这么 做了,她是我的梦中女孩儿。」

这对约翰来说倒是个新闻。他知道他有一个极美的妻子,许多男人都疯狂的 追求着她。但是他不知道他自己的儿子也渴求着他的母亲。他现在毫不怀疑安吉 拉会被她儿子好好的操一顿。

「这听起来不错,」约翰说,「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如果她同意取消她的 旅程的话,那么就必须释放她。」

安吉拉对于这个要求非常气愤,她无法相信他竟然那么残忍。她想要自己花 些时间做什么这有什么错?他们两人都有婚外情人,为何他独对这一次那么顽固。

好吧,她也会同样的顽固,即使那样会导致她不得不与自己儿子做爱。

「好的,爸爸,」杰克点头道,「哦,爸爸,这太让人惊讶了!」他将安吉 拉的双乳托得更高了。

「来一起感受一下吧,」他继续道,「它们太完美了。」

约翰大笑起来:「我已经感受过它们很多次了,是的,它们非常完美。好好 享受你的新女奴。」说完他走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哦呀,」杰克咕哝道,「我想他已经感受过它们很多次了。」

「是啊,确实是,」安吉拉肯定道,「但他是可以那么做的,而你不是。」

「好吧,但除了爸爸还有其他男人也享受了它们。他告诉我那个上星期卖掉 你的黑人之后会操你。我打赌他在操你的时候也感受了这些。」他又一次揉捏着 双乳来指出「这些」指的是什么,「不是么?」

「不是什么?操我还是抚摸我的乳房?」

「嗯,我已经知道他会操你,但他摸你的乳房了么?」

「是,」她叹了口气,「他摸了。」

「所以只要把我想成那些摸过你乳房的男人中的一个就行了。」杰克更用力 的揉捏了一会儿,让安吉拉脸上一阵抽搐,「但是闲谈的时间过了,是时候回到 正题上来了。」

杰克迅速的脱去衣物。安吉拉在过去的一年中多次在他玩弄金姆时看过他的 裸体,但每一次她都会感到惊讶。他有一根相比于不同人非常巨大的肉棒,甚至 几乎可以和塞德里克的一拼高下。而且它不光是大,而且非常的直。

「让我们把你就位吧,」他说着将她的肩膀向下按。她不情愿的跪在了地毯 上。他靠近一些,将他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正对着她的嘴唇,「你知道要做什么, 或者说我还是应该去拿一个板子?」

安吉拉叹了口气,她张开双唇伸出舌头,绕着肉棒末端的厚实龟头摩擦起来。

然后她将嘴张得更大,头向前伸,感觉着那粗大的硬物滑入了自己口中。

「向上看着我,」他命令道。安吉拉再次不情愿的服从了。知道杰克正看着 自己吃他的肉棒,安吉拉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羞耻,这太淫乱了,「或者你可以取 消你的行程,我们就会结束这一切。」

安吉拉又一次怒气上涌。她不准备屈服于那样的逼迫。她开始在巨大的肉棒 上不停上下摇动脑袋,下定决心绝不会受此恐吓而退缩。

「噢噢……,嘴唇像这样爱抚着我的你看起来真是太美了,」他说,「你感 觉起来棒极了。」

听到自己的儿子这样谈论自己,安吉拉的脸上染上了一层玫瑰红。她很高兴 他认为自己十分美丽但是却十分困扰他竟然一直在以她为对象做性幻想。而更令 人困扰的是他居然实现了他的性幻想,让自己给他吹箫。

突然间,他双手按住了她的脑袋固定住,然后慢慢的摆动起他的屁股,让肉 棒在她口中进进出出。他正在操她的嘴巴!

他持续了几分钟,然后将她的脸仅仅的压向自己的腹部,那根长矛在她口内 不停地深入直到它撞击在她的喉咙后部。可是他仍用力施压。「噢天呐!」安吉 拉想道,「他想让我帮他做深喉!」

她之前曾为其他一些人做过深喉,但她总是会控制进入的节奏。而他正在以 一个比她以前做过的更快的节奏移动着。她闭上眼睛集中精力放松自己喉部的肌 肉。硬物还在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喉咙,她反呕了一下,然后它终于一下滑了过去。

她感觉到它让在穿过自己的双唇,知道它还在继续深入。她已感觉到呼吸困 难可是它仍然不停地刺入。这是她以这种方式试过的最大的一根肉棒。

「噢,你太棒了,」杰克恭维她道,「金姆为了做到这个花了很多时间练习。」

最后,肉棒的侵入终于停下了。他保持着这样的状态以至于她开始担心自己 会窒息。

「噢噢……,我能感觉到你的肌肉正挤压这我的肉棒,我就要射了!」

他在爆发的瞬间拔出了肉棒,她贪婪地向肺中狠狠吸了一口气,然后就感到 他达到了顶点,从肉棒中喷涌而出的种子填满了她的檀口。高潮过后的很长时间 他仍将疲软的肉棒置于她的口中,她除了吞下所有的精液外别无选择。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么?」安吉拉终于问道。她仍跪在地上,双手缚在背后。

杰克靠在床边休息,仍沉浸在刚得到的精彩口交的余韵中。

「直到明天你都属于我。」他回答。

安吉拉叹了口气,她知道约翰是那么说的,但是她希望那已经被忘掉了,或 至少她希望杰克忽略了这句话。他会打算一直使用她那么长时间么?他会认为他 可以再一次和她做爱么?当然不行。

「那你能至少解开我的束缚么?」

杰克盯着这个跪在房间中央的美丽女奴考虑了一会儿。他仍无法相信自己的 好运。这就像他最疯狂的幻想得到了实现。如果按他自己的意愿,他永远也不会 解放他的母亲。她将会赤裸着,被束缚着,并永远属于他。

「我想不行,」他回答,「你这样被铐住的样子看起来太惊艳了。」

「你看,杰克,」她开口说。他清了下嗓子打断了她。

「看什么?」

安吉拉转了转眼睛,「您看,主人,」她继续,「我们刚才所做的一切是非 常错误的,我们不要再重蹈覆辙让事情变得更糟了。」

杰克听着自己的母亲试图对他说教而叹了口气。他每个细胞都想要重来一遍 然后再做得更进一步。事实上,他正打算下一步就开始操她。她有一具令人无法 抵抗的娇躯。他会将自己的硬物埋入她的体内。但是很明显他需要展示自己对她 的权力。他不会忍耐一个女奴说教,她必须受到惩罚。

他走向自己的柜子,然后拿着一个乒乓球拍回来。他可以下楼去取一个更大 一些的板子。他记得在金姆刚成为奴隶的那段时间他的父亲经常会用到它们。它 们会带来巨大的疼痛,好几次还留给金姆一个又青又紫的屁股。他觉得他不需要 做的那么过来让自己的母亲守规矩。安吉拉一看到这个板子就惊叫起来。

「过来,妈妈,」他说着拍了拍床的边缘。

安吉拉摇了摇头。杰克不可能会准备让她吃板子,「不可能,小鬼。」

「你只会让你自己更难过,」他说着,将拍子丢在床上走向他的母亲。安吉 拉试图爬开但是她抓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拽了回来。

「哎哟!」她哭叫道,「你弄疼我了!」

「是你自己的错,」他回答。她仍跪在地上,他俯下身,从后面伸手滑过她 的双腿,将她的头发和阴户作为把手,将她抱了起来搬到床上。他惊讶的发现她 已经湿成一片了。尽管她在抗议,但是他意识到她已经对这一切的对待起了反应。

他随手将她面部朝下扔在了床上,让她的身躯平躺,双腿悬在床边。然后他 迅速跳上床跨坐在她身上将她固定。他正好能看到她形状优美的臀部,这正是与 许多个晚上他幻想着自己的母亲手淫时所想的相同的景象。

他抓住手铐的链子将她的手拽向一边,然后捡起了拍子。

「杰克,不要这样,」她警告道,「你会后悔的。」

「小妞儿,」他冷静的回答,「我这是为了你好,而你刚刚有因为没有正确 的称呼我而获得了另外十板。」

「杰克,你敢!」

「另外二十板,」他回答着,将拍子打在了她美丽的屁股上,开始了对她的 惩罚。

挨了第一板子,安吉拉怒吼起来,在之后板子交替打在每瓣屁股上时,安吉 拉都继续咆哮着。十五板后,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约翰又一次探头进来。

「一切都OK么?」

「一切都不OK!」安吉拉厉声叫道,「把他从我身上弄下去!」

「一切都挺好的,爸爸,」杰克回答,「她只是需要一些教育。」

约翰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睛瞪得大大的。安吉拉的双腿在乱踹,他能看到她 的阴户水光四射。很明显她并不介意自己被这样对待,她的抗议一定是一种表演, 他想道。

而真正令他吃惊的是他的儿子。这是近几年来他第一次看到杰克裸体。暴打 自己的母亲已经让他再次硬了起来。约翰看到那勃起的硬物,惊讶于他儿子的巨 大。他的肉棒就像一件武器。

「如果你需要帮助就告诉我,儿子。那个大板子就在楼下。」

「谢谢,爸爸,」杰克说着又给了安吉拉屁股一下,引起又一声尖叫。「我 现在只是让她尝试一下,如果没有效果,我会去取那个大板子的。我现在只是让 她热热身。」

「看起来她已经过热了,」约翰说着,走进房间。他走到床边,手指拂过安 吉拉分开的阴唇,举起手来向他的儿子展示那亮晶晶的手指。

「是啊,我知道,」杰克说,「太令人惊讶了,也许她就是一个做奴隶的料。」

「也许是,」约翰说着回到了门边。他又瞟了一眼儿子打大肉棍,对那惊人 的尺寸摇了摇头,「小心不要用那东西伤到她了。」

杰克误解了。他以为他父亲指的是拍子,但约翰其实指的是他双腿中的巨棒, 「我会轻一些的,还有几板就完成了。」

「祝你和她玩得高兴。」约翰说着关上了房门。安吉拉失望的摇着头,她无 法相信约翰居然没有救助她。

杰克接着惩罚他的母亲。他实际上并没有拍的很重,但是她一直在怒吼和尖 叫。当他停下时,她的臀部已经是一片艳丽的玫瑰红。「这是你的三十板,你现 在是要服从还是让我继续?」

安吉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当然不想让这个惩罚继续,但同时她也不能同 意去服从。这是乱伦,她必须阻止它。杰克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回答,于是又用 板子抽了一下。

「那又让你获得了另外十板,」他告诉她,「我希望我的女奴在被问问题时 立即回答。」

当板子落在自己已遍体鳞伤的屁股上时,安吉拉又尖叫了起来,她无法置信 他又给了她更多的板子,更觉得自己无法承受更多的板子了。

「我会服从的!」她叫道,「我会服从的!请停下吧!」

杰克将拍子放在一旁,用手掌轻轻的拂过粉色的嫩肉,摸起来非常的暖和。

「好的,」他说,「我现在停下,但是你还有九板先记载账上,如果你做一 个乖女孩儿,我们就一笔勾销,但如果你不是,那么我就去拿那个大板子完成剩 下的九板。」

安吉拉呜咽起来,她无法相信这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必须要阻止这一切 但又无力这么去做。「我会服从的,主人,」她啜泣着说,「我会做一个乖女孩 儿的。」

「好多了。」杰克说。他从他母亲的身上下到地上,站在她的身后。他轻松 的抓住她的双腿将她翻了过来,然后将她在床上推了推,让她红肿的屁股正好置 于床边。当安吉拉刚被惩罚过的臀部刮过床沿时,她又尖叫了一声。

杰克解开脚镣然后分开她的双腿。他移到她的双腿间将肉棒头部对准了她微 张的阴户。

安吉拉知道她应该抗议或反抗,她应该做些什么来阻止这疯狂的举动。但是 九个大板子的威胁足以让她闭嘴了。

「抬起你的头,」杰克命令道,「我想要你看着这一切。」

安吉拉不情愿的抬起头,她惊恐的看着大肉棒的头部消失在了自己的体内, 然后那又长又粗的硬物也跟着滑进了她的小穴。感受着它一寸寸的前进,她呻吟 起来。

杰克并未注视着自己的肉棒刺入她母亲的体内。相反,他正在凝视着她的脸。

他喜欢看的她害羞脸红的样子。他能感到她有多么的羞耻。这种对一个漂亮 女人的掌控感真是精彩极了。他开始梦想将她母亲变成永久的奴隶。

硬物完全刺入了女奴的体内,杰克看到她的乳头更坚挺了。他知道她因为这 样的对待而更加亢奋了。这更加强了他想要拥有她的欲望。

他俯身在两颗乳头上各亲吻了一下,然后开始吸吮它们,在两只乳房间来来 回回。当她开始呻吟时,他用牙齿咬上了那敏感的蓓蕾,这令她的呻吟更强了。

他已经快要到达顶点,但是他想要等到她也达到高潮,他知道那不远了。他 继续进进出出,是不是从美味的乳房中抬起头来休息一下,欣赏自己的粗大肉棍 滑入她的肉穴。现在她的蜜汁已将周围弄得一片闪亮,他爱死她内部紧握自己肉 棒的感觉了。

安吉拉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知道她快要达到高潮了。他开始轻咬她的乳头, 让它们在齿间滚来滚去。她大声呻吟起来,高潮就像一个闪电球一样击中了她。

她紧绷着身体,高潮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冲过她被拘束的身体。她对自己身 体的反应感到无比羞耻,但是很快性高潮就淹没了她。此刻她除了一个性玩具什 么也不是了。他对这个窜在自己肉棒上的美丽生物赞叹不已,将自己的种子都清 空在了她的体内。